Rowan🎃席北

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万事皆空相,聚合皆因缘,不求,不惧。

【哈蛋/查蛋】王牌配对(节目主持!哈利&富二代!查理x酒吧招待!蛋)

上章请走

04

 

 

伦敦市中心某栋商业大楼顶层办公室里,查理脸上的假笑在送咖啡的秘书小姐推门出去之后马上消失了,他皱着眉头,目光来回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牛仔帽男以及他身后正在调试摄像设备的工作人员们。

 

 

“之前一直是那个哈利·哈特,我以为会是他采访我?”

 

 

“我想他现在正忙着采访你的男朋友呢,所以不好意思你只能得到我了。我叫佩德罗·帕斯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将是你的情感顾问。”佩德罗伸出手,查理礼貌性地回握了一下,也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

 

 

面对镜头和藏在取景范围以外的收音话筒查理并没有表现出一丝僵硬的感觉,他像是早已习惯似的,甚至还调整了坐姿来保证正好是自己四分之三的侧脸入镜。

 

 

佩德罗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开始提问:“我知道你出身于一个优渥的家庭,你的父亲是有名的企业家,而你本人在不久前也创立了自己的时尚品牌——我也多少了解一些艾格西的家庭情况,坦白来讲你们并非像是会有交集的那种人,你这觉得这种巨大的身份差异是造成你们俩测试结果­­­­­­的原因吗?”

 

 

就在前一天,突然想通的艾格西终于和查理去了专门的测试机构,令人沮丧的是结果并不太如意——铂金伴侣,或者换一种说法,相性度不高的伴侣。

 

 

“不,我不这样想,这至少不是主要原因。”一提起他和艾格西的测试结果,查理仍旧很生气,昨天他就冲艾格西发了好一通火,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说过一句话或者发过一条短信。

 

 

“那么你认为什么才是主要原因呢?“

 

 

查理的嘴角垮了下来,他快速地眨了几下眼,故作轻描淡写地说:“我猜我们的感情大概还不够深吧,我们才认识一年。”

 

 

佩德罗并没有被敷衍过去,他追问道:“我听说你曾经向艾格西求婚,但他拒绝了你,这是否说明或许你们对于这段感情的积极程度不一样?”

 

 

虽然佩德罗的话很委婉,但查理还是听懂了他在暗示什么,他有些恼怒地敲击着杯沿,没有回答。

 

 

“或许昨天之后,你有和他交流过你们的测试结果?”

 

 

“是啊,交流过。”查理嘲讽地笑笑,“和往常一样,他什么都不说。”

 

 

“你认为他在逃避你们的感情?”

 

 

查理发现这个佩德罗有着令人恼怒的敏锐程度,他只能不情不愿地点了一下头。

 

 

“能给我们讲讲你们是怎么相遇的吗?”

 

 

查理的眼睛微微往上滚动了一下,回忆起往事使他嘴角的紧绷稍微缓和了些,“一年前的事情了,我和我的前女友走进了艾格西的酒吧,那时候我和她还没有分手,当天晚上我发现她背叛过我,我心情有些糟糕,和艾格西打了一架——”

 

 

“你们打了一架?”佩德罗像是被娱乐到了,“为什么?”

 

 

“心情不好,就像我说的。”

 

 

与此同时,艾格西工作的酒吧里,与查理&佩德罗一样,艾格西与哈利面对面坐着,面对摄像机男孩显然没有他的男朋友那样如鱼得水,他窘迫地四处张望,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松鼠。

 

 

哈利对他笑了笑,虽然艾格西不愿承认这一点,但这个男人的微笑确实有那种欺骗性的安抚作用。

 

 

“我不知道我的话你们能不能播,我和查理的相遇确实没什么浪漫成分在里面,我们一见面就打了一架,因为我上过他的前女友……人们都说就让发生在音乐节上的事留在音乐节里,但谁会想到这世上那么多的酒吧,他俩偏偏就走进了我这一家?”

 

 

“《卡萨布兰卡》”哈利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微笑,“我不知道你这个年纪的人会看那种老电影。”

 

 

“你这个年纪的中年人总是这样,你们武断地推测我们,认为我们永远也不能企及你的高度,不是吗?”

 

 

哈利并没有被他的话激怒,他脸上的微笑并没有消失,“我只是很惊讶,没有任何贬义的成分。”

 

 

对面的录音师和摄影师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哈利这才意识到自己及其不专业地在采访中跑题了,他掩饰性地端起水杯抿了口柠檬水,继续他没问完的问题:“你刚才说你俩打了一架?无意冒犯,但是打架这种事通常不会促成一段爱情?”

 

 

“坦白来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在同一个病房里呆了一天,聊了些有的没的,之后他就老是出现在我的酒吧里——当然,那之后他都是一个人来的,我们继续聊些有的没的,然后就在一起了。”

 

 

“你们谁先迈出的第一步?”

 

 

“查理吧,我猜?我们不说爱啊,喜欢啊什么的,那些词都太容易被滥用了,我们亲吻,拥抱,having sex,忠于彼此,这就够了。”

 

 

哈利眨了眨眼:“你认为这够了,但查理想要更多,他提出要结婚,你却拒绝了。”

 

 

“我才25岁,我们认识不到一年……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和他的父母接触,而且我打赌他的父母也不会想认识我这样的人。如果只是谈恋爱的话,这些事情都可以被避免,你懂吗?”

 

 

“你这样的人?”哈利皱起了眉头。

 

 

“对啊,我这样的人——送快递,没上过大学,差点还要进监狱,现在在酒吧扫地拿最少的工资,用屁股想都知道查理家族的那些人会怎么看我。”艾格西嘲讽地笑笑,“早在很多年前我就知道了,和那些上层阶级(upper-class)的人打交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们朝你假惺惺地笑,等你一厢情愿地信以为真,砰的一声门就关上了,你这才知道他们并不真正想和你交朋友。”

 

 

哈利无法克制那种被愧疚包围的感觉,然而此刻他仍然得在镜头前保持他的完美微笑,“你有很悲观的阶级观,不过当你活到我的年岁就会发现,其实用某种刻板印象去描述一群人是错误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

 

 

“但我打赌你身边没有‘我’这样的人。”

 

 

“你猜对了……不过我希望我能多认识你——你这样的人。”

 

 

“……省省吧。”艾格西只是移开了视线。

 

 

副导演终于忍无可忍地喊了暂停,他走到哈利面前,有些焦急地压低声音说:“哈特先生,我知道你或许想要更深入地了解嘉宾,但是我们想录更多关于艾格西和查理的故事,而不是……”

 

 

哈利摆摆手打断对方的话:“知道了,我很抱歉,再来一次吧。”

 

 

副导演退回到镜头后面对摄像人员嘀咕了几句,哈利轻咳了一声,重新看向艾格西:“经过一些初步的了解,我认为你们的症结就在于对彼此的不了解,当然了,信任和了解不会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针对你们俩的情况我和我的同事为你们制定了6步计划(6 steps plan),每周完成一个计划,六周之后你们的关系会和现在迥然不同。

 

 

“在任何一段关系中‘共同爱好’都至关重要,它是你们的调和剂,它是你们彼此间沟通的桥梁。爱一个人,就要去了解他/她爱的东西,并且自己也要试着学会去爱那些东西——因此艾格西,你的第一步就是要参与到查理的爱好中去。”

 

 

“什么意思?”

 

 

“根据来自佩德罗那边的反馈,查理希望你能为他学会调酒。”

 

 

艾格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就是他的爱好?真是个挑剔的酒鬼!”

 

 

“同样的,你也可以向他提出你的要求。”

 

 

“这有点难,我得好好想想……”艾格西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突然停在了吧台上那个带着帽子的装饰犬上,“我有了一个好主意!”

 

 

另一边,佩德罗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对查理说:“艾格西同意和你一起学习调酒了,而他对你的要求是——养一条宠物犬。”

 

 

“……你问那边能不能换一个?”

 

 

一分钟后。

 

 

佩德罗遗憾地摇摇头:“引用艾格西的原话‘爱好这种东西不是说换就能换的’。”

 

 

“这种会用口水和排泄物破坏我家地毯的生物到底有什么好养的?他以为他是那种对着狗崽子尖叫的小丫头吗?”

 

 

“我恐怕这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了,查理。”

 

 

查理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他打赌艾格西绝对是故意的,那小子明知道他讨厌一切不整洁和无秩序的东西。

 

 

“你刚刚说他答应了学习调酒?我叔叔的酒吧里有一个非常棒的调酒师,或许我可以把他请过来?”

 

 

“不必了,我想到了一个好人选,”面对查理怀疑的目光,佩德罗神秘地眨眨眼,“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不,我拒绝。”哈利想也没想便否定了佩德罗的提议,他用没拿电话的那只手揉着眉心,“我只是个见鬼的主持人,梅林难道找不到一个愿意录节目的调酒师吗?”

 

 

“但是你会调酒,并且调得棒极了,想想吧,哈利·哈特穿上调酒师的制服,多么优雅,多么性感——”

 

 

“停止你讽刺的语调!”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收视率会因为你再上一个台阶。梅林也同意我的想法。”

 

 

哈利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反驳的理由,他明白佩德罗是对的,梅林也是,问题出在他身上……他可以扮演艾格西的感情顾问,可以做一个保持中立的主持人,但他不想同时面对查理和艾格西两个人。

 

 

他的理智告诉他,哈利,你赶走了这个男孩,你造成了他的痛苦,因此你理应帮助他找到幸福,因为你早已失去了使他幸福的权利。

 

 

但事实上从之前的那个晚上开始他就发现自己在那对小情侣面前简直如坐针毡,而相对而言单纯面对艾格西一个人就要容易得多。

 

 

他不愿承认这个他在七年前就该承认的事实,他希望艾格西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渴望那样的陪伴。

 

 

而现在他必须忍受自己的灵魂伴侣和别的男人调情,并且就在距离他咫尺的面前。

——————————————————————————————————

note:佩德罗·帕斯卡(Pedro Pascal)是饰演Whisky的那位演员的名字,因为电影里貌似没有交代Whisky的本名,因此只能这样处理了,因为总不会真有人叫Whisky吧;(

因为圣诞旅行的缘故这篇文只能缓慢更新,希望你们都能记得剧情……

评论(16)

热度(61)